IESA 活动于今年 5 月份第一个星期举行,在一次分组会议上,大家热议的是印度如何保障原材料及其供应链,以在未来建造千兆工厂。 本文是对会议期间部分重要内容的记录。

去年11月份,印度内阁批准了国家先进化学电池制造计划,该计划是10大部门生产激励方案的一部分。 为落实计划,NITI Aayog 代表政府发布了方案邀请书 (RFP) 草案,遴选相关私营企业部署生产先进化学电池 (ACC) 的制造设施。 ACC电池已经获批准的财务支出达到 1810 亿卢比(约155.9亿人民币),而汽车和汽车部件已经获批准的财务支出达到 5704.2 亿卢比(约491.4亿人民币)。

确保获得原材料的重要措施之一是在印度建设一家化学/原材料加工厂。

 

 

图片来源: Epsilon Advance Materials公司,基于2030年达到100GWh产能。

关于原材料加工

开采的矿物或原材料不能直接用于制造电池,需要加工去除污染物/不必要的元素,使之成为电池级别的材料。 电池中大约40%有成本来自于阳极和阴极,而电池制造成本中有18%是化学加工过程中的能源成本。

到2030年,印度原材料加工业的价值将达1万亿卢比(128亿美元)左右。

中国在确保原材料供应方面做得十分出色,印度可以从中学到哪些经验?

尽管中国不拥有所有需要的自然资源,但还是成功建立起了庞大的原材料加工体系。印度和中国类似,可以从澳大利亚、南美和非洲购买开采的原材料,同时印度本身也有许多矿产,这些矿产/原材料可以进行原材料加工,转化成电池级材料,最终用于生产电池。 要通过测试并成为电池厂商的供应商,大约需要18-22个月的时间。

未来10年,印度电池制造能力将达到 10-15GWh,并且自2027-28年起,生产能力将呈指数级增长,因此,供应链和原材料应该与这种增长和需求齐头并进。 电池厂商应与原材料加工单位合作,手把手地扶持他们成长,而加工单位也应了解到电池厂商的产能,避免原材料短缺或造成供应瓶颈。

为了在成本上能与中韩电池厂商抗衡,印度需要扩大电池材料的加工规模。 从实验室到试点再到商业规模,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对印度来说,未来数年对于电池原材料供应链进入及投资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图片来源: Epsilon Advanced Materials,全球电池原材料需求

 

以下是分组讨论的部分重要观点:

Niti Ayog公司的Randheer Singh先生表示 到2030年,电动汽车和能源存储应用所需的电池容量估计约为 160Gw,而其中 90% 的需求将来自电动汽车。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成为很大的问题,确定原材料的来源及加工以获得电池级材料至关重要”。

BASF公司的Brieux Boisdequin先生表示,将现有的电池原材料线性供应链转变为循环供应链非常重要,可以分两步进行。

第一步:出台法律,鼓励公司回收电池。

第二步:回收电池中的金属,每一个步骤都会增加价值。

Neogen公司的 Kanani先生表示,Neogen公司拥有电解液生产经验,可以为电解液的供应增加价值并降低供应链的复杂性。 Neogen公司最近开始为锂离子电池生产电解质,并且公司还专业生产溴基化合物和无机锂盐。

Kanani 先生认为,EV电池制造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西澳 大利亚Future Battery Industries CRC 公司的Stacy Osenbaugh 女士谈到了印度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经济伙伴关系,以及澳大利亚作为电池制造关键原材料生产国的能力。

她表示:“我们需要研究印度和澳大利亚)如何在电池价值链的不同环节建立起技术交流和贸易伙伴关系”。

Epsilon Advanced Materials公司的Vikram Handa先生表示,“印度将吸引大量投资,许多国际企业将来到印度开发这个行业。

” 他说,如今全球电池原材料的需求将达到数百万,但是要弄清楚印度可以获得其中多少数量。 “到2030年,印度将需要100GWh电池,而这个时候,电池材料供应链和加工行业本身的规模就可以达到1万亿卢比,足以支撑千兆工厂。从而将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并为国家带来庞大的税收”。

 

参考来源:

  • IESA活动,2022年5月3日,新德里
  • etn.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