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本逐末

现如今在不断发展的新能源行业中,全球范围内的公司都试图分一杯羹,但这其中有很多干扰。现实情况不容乐观,大部分工作都旨在创造一个“新魔鬼”来取代现有的魔鬼。真正的目标需要围绕着全球强国,令每个国家建立碳足迹的可追溯性,以创造一个真正的碳中和净值产品,旨在实现每个政府在未来几十年设定的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就目前情况而言,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碳中和,但并没有将实现供应链可追溯性作为坚定目标。

 

生存危机迫在眉睫

每一份气候报告都进一步证实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如今正是决定我们物种生存与否的关键时刻,气候变化的程度可能最终会导致地球无法居住的水平。然而,增加清洁和可再生能源只是解决这一巨大问题所需的众多步骤之一。大部分排放是由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贡献的,这些国家的基层意识仍然非常初级。如果我们必须解决这场危机,我们需要在这些国家建立更多的意识中心。可以理解为,对于那些仍在努力寻找稳定能源的国家来说,设定“气候目标”或强制禁止“内燃机应用”的方式使得正常家庭生活的能源供应都显得捉襟见肘,更不用说支撑工业或经济的发展了。因此,要对这些产业生态系统产生真正的影响,需要采取一种打破集体性的方法,让本地和全球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参与进来,以精简整个过程。

 

建立循环经济

我们听到许多的术语,例如“百万英里电池”和 “废电池的来世”,但很少有人解决潜在的问题。 回收的“历史遗产”主要采用火法冶金法,其中使用熔炉回收电池金属(即铅酸),这会产生比电池本身整个生命周期更高的碳排放。我们 Naya Energy 正在建立一个基地,意在提取电池中有限且可能永远丢失的有价值金属。 虽然目前世界在回收铅方面取得了超过 99.7% 的成功,但以锂、钴、镍等便宜金属为中心的电池回收仍处于起步阶段。 我们的目标是使用湿法冶金和专有解决方案将这些金属提取到 70% 以上,从而将其重新加入到供应链中,而不必担心永远丢失

减少对有限金属的依赖

为了真正大规模市场推进清洁能源战略,我们必须摆脱现有广泛使用的电池基础金属。在 Naya Energy,我们一直在试验可再生、可广泛使用的金属。成本仅为目前世界各地主要使用的电池成本的一小部分。其中有一个这样的例子是金属空气电池,也被一些人称为“圣杯”(锌-空气),它越来越受到关注。尽管我们面临着可循环性和能量密度的挑战,我们依然在能量存储应用方面取得了越来越积极的成果。最终也希望继续在电动汽车领域取得成功。有趣的是,从长远来看,这些电池的每千瓦时成本在 20-30 美元范围内,这只是广泛使用的锂金属应用(LiFePo4、NMC 等)成本的一小部分。众所周知,“固态电池”一直是大多数公司不惜将整个研发都投入的追求,而我们坚信这是一种可以与其相提并论的值得采取和探索的方法。

 

调整盈利能力和可持续的方法

有许多公司建立在不切实际的估值和雄心勃勃的目标之上。 在 Balu,我们自 2017 年以来一直在引导我们的研发,以建立一个让我们的利益相关者真正引以为豪的基础。 我们培养了本土人才,不会让我们的研发支出影响我们的盈利能力。 在基于乌托邦目标和预测对公司进行估值的时代,我们的愿景是打造“斑马”而不是“独角兽”,以便我们的公司能够保持可持续发展和相关性。 我们将继续努力在强大的原则和成功支柱上建立我们的每个新能源垂直企业,这些原则和支柱使 Balu 成为近30年来真正的全球企业 。